<track id="touzp"></track>
  • <bdo id="touzp"><optgroup id="touzp"><dd id="touzp"></dd></optgroup></bdo>
      <menuitem id="touzp"><strong id="touzp"><menu id="touzp"></menu></strong></menuitem>
      <track id="touzp"><div id="touzp"><td id="touzp"></td></div></track>
      <track id="touzp"></track>
    1. 自然为本的设计
      2020-07-20 21:55:00 | 科与赫




      结合LEED指标和各种基础生态元素,即可打造长久可持续性的建筑环境,高效节能,同时还可以激励在其中工作的员工。通过采用成熟的技术创造将我们与我们自然本能相联系的室内装饰,设计师们可打造能帮助员工获得更好感觉和工作体验的空间。




      n11.jpg


      Rosalyn Cama是Cama, Inc.的总裁,该公司主营业务为室内规划和设计,并且在循证设计方面造诣颇深。当她与A&D团队讨论“绿色”建筑设计的未来挑战时,她喜欢讲述她如何在纽约通过一项展示试验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故事。

      “在我的医疗保健设计世界里,”Cama说道,“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减少压力。所以,面对约700名设计师听众,我说,‘想象你最近的高压力体验。如果你能逃到世界的某个地方来帮助你缓解焦虑,你会去哪里?’在给他们一点时间思考之后,我要求他们考虑能够让他们感到平静、获得幸福感的环境、功能等元素。”

      “然后,我要求他们举起手来,如果他们所想到的地方是一个室内、人工建造的环境的话。没有任何人举手。听众中每个人都仅想到了户外的空间。从那时起,在过去13年里,我无数次重复这个试验,就有95%的人会想到室外空间。”

      对于Cama的专业同事Betty Hase来说,这些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Hase是Herman Miller的高级知识和应用主管。作为长期的“亲生命”设计支持者,Hase创建各种“整合亲生命环境选择、环保偏好和人类和环境心理和感情联系创意”的人工建筑环境,她认为,我们已经几乎能够践行自然为本的设计,建设具有强烈经济和环境收益的项目。根据她的看法,对于绿色设计运动来说,在人工建筑环境内模拟人类喜欢的自然栖息地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

      “您可能设计了完全符合LEED标准的可持续发展建筑,但忽视了人类与自然接触的需求,”她说道,“真正厉害的是,你同时做到两个方面:打造节能空间,同时整合各种自然功能,帮助人们获得舒适感和激励感,在他们工作、学习和疗养的地方获得真正的生机活力和参与感。并且,这些都可以应对压力。”

      自然的景观

      亲生命设计理念产生于几十年前,主要响应生物学家E.O.Wilson的著作《Biophilia》而生。“Biophilia”字面的意思是“对生命的热爱”,但是,Wilson和耶鲁大学教授Stephen Kellert将这个理念进行了延伸,使其包含了基本人类需求,并且,这些需求通过与自然界的联系得到升级演变和满足。

      与该理念相关的理论是,因为我们从非洲大草原演变进化而来,那里的景观依然是人类首选的自然栖息地,无论其国家或文化状况如何。虽然我们绝大多数人在人工建造的环境中生活和工作(并且,越来越多地在这些环境中玩耍),我们依然在寻求远古景观的各种关键特征,以帮助生存并且改善我们的幸福感。

      神经滋养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以自然为本的设计能够减缓所有人工建造环境中的压力。《国际环境卫生研究杂志》在2011年的一份评论结合了来自不同专业的调查结果,以开发12种特定的“循证自然接触建议”,以“创建健康的空间”。其中包括:

      • 规划景观用地

      • 维持康复花园

      • 欢迎动物进入室内

      • 使用明亮自然光进行室内照明

      • 提供清新的室外自然景观

      • 展示自然摄影艺术和逼真的自然艺术

      除了健康收益之外,有证据证明,以自然为本的设计也可以改善注意力、学习和认知功能。多项研究分析了自然接触的影响,对此,先锋环境心理学家Rachel和Stephen Kaplan首次将其定义为“注意力恢复”——“在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之后恢复脑力的能力。”Kaplans和其他科学家进行的后续研究表明,与自然界的接触,哪怕只是通过窗口进行远观,也可以改善认知功能。

      例如,在最近对于“精神疲劳”对象的研究中,在他们完成认知需求任务之后,给这些研究对象展示6分钟的“恢复性图像”(自然景观的照片),相比那些在同样时间内观看城市图像的研究对象,他们可以获得更快的反应时间,作出更多的正确反应,并且,拥有更好的整体记忆力来进行回想。在诊断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孩子中也进行了类似的研究,经过测试,孩子们在树林里散步之后要比在城镇中散步之后执行注意力任务的效果更好。

      同时,测量脑力活动的新仪器也从其他方面证明,自然环境和人工建造环境会对认知功能产生不同的影响。研究人员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来查看研究对象的大脑在观看自然或城市景观图片时的激活模式,并且发现,这两种图像会激活大脑中截然不同的部分。此外,使用“眼睛位置探测器系统”进行的测量发现,观看自然景观时,“眼球注视”的次数少于观看城市景观时的次数,这也表明,前者阻碍“大脑抑制通路”的可能性更低。

      换而言之,相比你观看自然景观的时候,在观察城市景观时,大脑不得不更加努力去过滤不重要的信息。这种现象的亲生物解释假设,人类的神经系统经过不断进化来响应自然界“不规则的”几何图形,你可以看到的不同程度的重复复杂形状,例如雪花、叶脉和树木以及河流的分叉。我们的大脑会对这些自然形状作出响应,以作为一个“背景”,而人工建造环境中更简单、无比例的立体形状则会突显出来,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这就是自然对我们产生的再生效应,而数学家Nikos Salingaros将其称为“神经滋养”。


      经济学和生态学效益

      随着研究人员公布更多与自然为本设计关联的硬数据,指出更多优势,例如,提高治愈率、更好的认知表现以及更好的学习理解,亲生命设计的经济学效益也变得更容易量化测量了。在2012年公布的研究对象综合白皮书中,环境咨询公司Terrapin Bright Green指出,“将自然整合到人工建筑环境中并非是一种奢侈行为,而是一种良好的健康和生产效率经济投资,并且,这一切均基于研究证明的神经学和心理学证据。”

      在将成熟的亲生命设计效果应用到纽约市经济活动中之后,作者发现,“为许多纽约市办公室职员创建亲生命工作环境之后,会带来价值超过4.7亿美元的生产效率回报,”同时可以确保该城市公立学校的所有孩子都拥有充足的自然光,“可重新利用遭到浪费的纳税人金钱2.97亿美元,并且节省由于缺课而导致的父母工资损失2.475亿美元。”

      在其2012年的著作《Birthright:People and Nature in the Modern World》中,Stephen Kellert探讨了以自然为本的设计可对办公室职员士气和积极性产生的影响。但是,他也指出,可悲的现实是,“绝大部分美国办公室职员现在都处于没有窗户的环境中…完全被切断与自然景观的交流。”

      这些办公室环境森严,甚至让我们想到了老式动物园的铁笼子,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铁笼子已因“非人道”而禁止用于非人类动物。然而,现代办公室职员却要在这些没有任何特色并且隔绝感官的环境中工作,并保持注意力、积极性和生产效率。

      在一个访谈中,Kellert注意到,LEED标准所列举的节能设计通常无法满足“人类接触大自然和环境的需求”。我们给员工“一个装有优美屏保的电脑,或者一份盆栽植物海报,”他跟采访人员说,“并且,如果节能,我们就称之为‘金奖’。”

      Kellert提出一种新的标准,并称之为“恢复性环境设计”;如果将LEED指标和基础亲生命元素结合,即可打造“真正且长远的可持续性”。他坚持,无论建筑如何节能,“如果只是无法激发满意度、提振士气,或者激励人才(或者反而使得他们更加疏远的话)的空间,那么,那些用之实现节能的前沿技术就不再能称为前沿技术,并且人们也不愿意待在那里,他们无法忍受那个环境。”Kellert承认,有时候,亲生命设计目标会和节能设计冲突,“但是,你必须尝试,才能得到你所想要的,并且好好去享受,”他说道,“这有点难,但是,如果你想要保证可持续性,你必须权衡这个目标,然后进行平衡。”

      关注可持续发展建筑实践的设计专业人员越来越多地提倡更加综合的设计流程,在这个过程中,来自各个专业的人员相互协作,以解决“所有人居和技术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以服务于所有生命的健康福祉,”如室内设计师Linda Sorrento在2012年的《室内设计杂志》一篇文章中所写。通过从“传统和绿色/高性能设计的数据驱动技术系统”的机械角度转向“恢复性和再生设计的模式驱动人居系统”,建筑和室内设计领域的这些领袖认为,他们可以在人工建筑环境中实现“更深层次的绿色”,并且所需能耗更低,且可以培养“更多的人文参与度、认识和功能。”


      从何处着手

      Hase说,根据她的经验,在开发以自然为导向的室内环境时,设计师通常都会有很好的直觉灵感。但是,她也指出,他们的培训不仅抹杀了这些直觉,还千方百计使用专注于效率规划的思维来替代这些直觉。“我们需要发掘我们内在的特性——去创建结合自然首选栖息地元素的空间。”她跟选读她的AIA再深造教育课程“自然设计经验”的学生这样说。

      “我们务必了解,其更大程度上关乎一个人进入某个人工建筑环境时的感觉,而非思考。”她说,“其挑战在于以具有创意的方式诠释并应用各种特性。你无需真正的水(以及氯的味道和霉菌)也可以获得水元素的效果。人的潜意识会‘看到’一个光滑、波光粼粼的蓝色水面,并且会产生很好的感觉,就像我们祖先从远处看到池塘或河流闪闪发光的水面时的感觉一样。”

      她给建筑业主和设计师提供了几个综合的理念,以在设计亲生命的室内装饰时加以考虑。

      1.    前景与庇护所

      英国地理学者Jay Appleton假设,我们从以狩猎/采集为生的祖先身上战略性、分地域地继承了我们对景观的体验。他对景观油画的分析发现,人们都喜欢那些展示两个主要因素的画作:“前景”,宽广、明亮、远距离的景观,可观察潜在食物来源或天敌;以及“庇护所”,更小、更暗并且更封闭的区域,可提供保护和私密性。

      “办公室设计师多年以来一直努力创建可同时确保开放性和私密性的空间,”Hase说,“这是自然界一直以来都给我们提供的东西。”她指出,最近这些年,工作环境变得越来越开放,以期改善视觉联系,并鼓励协作。这些工作场所提供了“很多前景”,其空间平面图可以在绝大多数位置看到多个景观,并且可在空间中以多个途径移动。但是,Hase也指出,这个必须通过类似庇护所一样的空间进行平衡,以提供私密性并且避免干扰。

      “我们可以通过可移动屏风、特意摆设的艺术品或者有些悬挂的覆盖物(例如,Resolve工作站中的蓬盖)来做到这一点,”她说,“但是,至关重要的是,如果你不希望工作场所出现很多压抑的内向人格,你就要提供一个选择。”

      2.    分形模式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在自然界中几乎无所不在的不规则、自相似的几何图案,在创建可提高人类表现和福祉的人工建筑环境中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如建筑公司RTKL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和《The Shape of Green:Aesthetics, Ecology, and Design》的作者Lance Hosey所写:“我们对这个模式反应如此强烈,以致于只要我们能够看到它,就可以将压力水平降低60%之多。”

      Hase建议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都整合各种分形形状,特别是那些与非洲大草原金合欢树枝干、树杈和树枝构成的图案相呼应的形状。以不同比例重复相似形状的纹理设计或建筑或家具细节模仿大自然的“异曲同工”之妙,会让人类感到备受激励,同时心旷神怡。

      3.    生物多样性

      “如果你任由自然演变,你就会得到多样性,”Hase说道,“并且,在可确保多样性的室内环境中,人们会感到更加舒适、更有归属感,并且更加具有活力。”如果环境能够提供有趣且不断变化的人造艺术品、独特的建筑细节和图像或视频展示,以供人们在工作场所走动的时候去“发现”,则可以提供自然环境神奇且惊喜的刺激效果。

      Hase也指出,在自然界中,绝大多数动物不会在清醒的所有时间里待在一个地方,而是不断搬迁栖息地,选择不同的环境进行不同的活动。“但是,人类现在工作已经变得在更大程度上以活动为基础了,”她说道,“上班的时候,你并非总是到一个地方去做需要做的所有工作。进入工作场所时,你会四周看看有什么空的地方,并且能够给你提供最佳条件,让你完成你的工作。其可能是一个咖啡馆或项目会议室,或者可以允许你将平板电脑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于和一群同事分享一些图片内容的地方。但是,你需要有得选择,就像在大自然中一样。”

      每一年,神经科学和内分泌科学领域的新发现都会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大自然在人类生理和心理健康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如Lance Hosey所说,“设计科学正在进行着一场变革,但是,很多人,包括设计师们,对此丝毫都没有察觉。”

      另一方面,Betty Hase指出,如果我们对自己是谁以及我们来自哪里知之甚少,则以自然为本的设计可能就出于直觉。“为了打造人们愿意待在里面的空间,创造具有自然首选栖息地元素的环境。将工作场所打造成为人们沿着充满生机的自然步道进来,就可感到平静和归属感的空间,那么,你就会获得更好的健康、士气和绩效。”



      5544444